霸道郎君 第40章

  青孟佑捧茶走出遮阳棚,“喂!老妖女。”朝跪在地上的杜芽双道:“喝完这杯茶他还不来,休怪是我送你上黄泉!”
  形同半死的杜芽双缓缓抬睫,见他咕哝低咒,走回棚内坐下。他在等谁来?他不是最巴不得砍下她的头颅撒盐巴的吗?怎么迟迟不行刑?
  “四少爷,您在等谁?”行刑官快坐不住了。他好想到街边喝碗沁凉人心的冰豆花哦……
  “要你多事?”
  “小的不敢。”不用冰豆花了;他四少爷的冷瞪足以寒冻人的心。
  远方终于有人马出现,形单影只,迅马蹬起的风沙追得来人身后布满烟尘。青孟佑心中有数,脸颊扯出浅笑,却仍故意佯装发怒、拍桌起立,“烦死了,不等了!行——”
  “啊,是大少爷……”刑官认出来了。
  骑马赶至的青孟天停在囚犯及刽于手的身旁。俯视杜芽双瘦削的身影,“你站起来。”
  “拿大刀的那个肥猪,”青孟佑圈着嘴嚷,“你还不闪远一点!被晒得发晕迟迟钝钝的刽子手,这才依令闪一边去
  青孟天下马,两只手搀按她的腋下,音哑含情地问:“你不会再离开我?不会再莫名其妙的消失,?”
  杜芽双看到他眼里爱恋的眸光……“不会,绝对不会……”这回她看得清清楚楚,绝不是自作多情。他来救她了,在紧要关头,他还是来了……
  “真的?”
  眉宇纠得死紧,眶中含泪,表情却是喜说。“只要你紧紧抱住我……”只要他抱她抱得紧紧的,她哪儿都不去……
  青孟天拥她入怀,力道强而激动,似要把她融入他体内。“我早就把这链子送给我真心喜爱的女子了。”他拿出金锁片,帮她戴在颈上,“不准再还我。”
  “不还你。”由他抱她上马,她依旧贪恋地赖在他怀里,“即使你想讨回去,我也不还你。”
  青孟天策马步向遮阳棚,望着幺弟,“谢了。”
  杜芽双也想道谢,青孟佑匆匆举手阻止,”别以为我是为了你才延后行刑时间。笨蛋也知道芙蓉晓得这件事后会站在哪一边,所以请你搞清楚,我不是帮你,我是为了芙蓉!”推了愣楞搔着后颈痒处的刑官一把,“跟那些家伙说散会了!”
  刑官精神大振,“是!”
  尾声
  花好月圆,杜芽双独处花园一隅凉爽的树荫下,怀想自己经过几番风雨,好不容易得来的,若花蜜一般香甜的爱情。
  偏就有见不得人好的家伙喜欢过来扰人美梦!
  “闪开点,你挡着我们的路了。”
  杜芽双跳起来叉腰,杏眼圆瞪,“奇怪,是你们自已好好的走廊不走,来这找我麻烦。”以前她势微又人生地不熟才礼让他们,现在不一样了,堂堂大少奶奶岂容两个毛头欺压?
  “拜托你,你少在我们家花园晃来晃去,害得这些花草都不敢盛放。”
  “奇怪,我在这儿纳凉又碍着你们了?”
  “没错。”两人异口同声后,青孟佑手肘顶顶青孟仁,“喂,下回记得叫师父烘焙个面具给她,叫她出了房门就得戴上,省得老叫我们见了心烦。”
  “这些话你敢在孟天面前说吗?请你们搞清楚,我已经和孟天拜堂成亲,你们理当恭敬唤我一声大嫂!”
  青孟仁冷哼,“麻烦你先问问那个丑婆,我们什么时候唤过她二嫂。”
  “三少爷,你在叫我吗?”甜美纤细的嗓音从他们背后飘出。
  青孟仁的背脊立刻发寒僵硬,“你……你不要过来!不可以和这妖女站在一起……”医好不久的红疙瘩又一粒粒浮出来,他哭丧着脸:
  “芙蓉呢?她今天应该会来了吧?”再不见见她,他会被这两个丑女整死,真的。
  青孟佑耸肩,“或许吧 。”他们这一对坏人联盟感情并不扎实,对方有难时,满心幸灾乐祸。
  “你们老是挂在嘴边的芙蓉到底是谁?”算来她可是她的恩人,她老早想拜见一下。
  “芽双嫂嫂,水姑娘她是——”
  “仙女!”三人答得铿锵有力,声调一致,对名为水芙蓉的女子无限
  “仙女?”社芽双瞧见丈夫身影,眉眼溢出娇媚柔情,“我在某人的眼里,也是仙女呀!”
  “才怪!”青孟佑不晓得对手靠山已至,“你这个妖……”
  “孟天!”她的呼唤令出言不逊的青孟佑讶然住口。“半天不见,我好想你哦!”越过众人奔向青孟天,双手环勾他颈项,在他脸颊印下响吻。
  “你……”他想要回应她的热情,但碍于二弟就在身边,三弟、四弟、弟媳更睁大眼睛盯视抱在一起的他们,不禁有些犹疑。
  “你敢叫我放手,我就当众亲你嘴巴!”杜芽双踮脚在他耳边呵气威胁。
  青孟天再也萘不住,扶着她后脑勺,当众展开热吻。
  旁人目瞪口呆,好生羡慕的茵茵也跃跳到青孟书身旁,环圈他手臂,少爷,我也要告诉你……”脸红娇羞,说出藏在心底好浓好重的情意:“我好爱你哦 ……”
  “小茵……”青孟书感动,拥着她低诉情话。
  孤家青孟佑、寡人青孟仁,由鸡皮疙瘩落满地到满心不是滋味地抗议,拜托,光天化日之不,你们两个丑八怪知不知羞?”
  两对恋侣兀自卿卿我我,无他们存在。
  “该死!他们把肉麻当有趣。”
  “我们绝对不会步上他们的后尘,对不对?”青孟佑提起青孟仁的手。
  青孟仁极富义气地回握他,“当然!女人哪能像他们这样宠?”
  “就是说嘛!娶老婆干什么?娶老婆就是要她盛饭、送茶,洗脚、捶背、全天候服侍我。怎么他们两个反而颠倒过来了?”
  “先说好,我们两个这辈子绝对不会向女人低头。”
  “废话,男子汉大丈夫,我怎么可能做出取悦女人那种下等的事?”
  两人眸光闪耀出星星,几百年没这么相知相惜过。
  “三少爷!”“四少爷!”两名男仆赛跑,争相抢先跑来他们面前。
  二人分别是青孟仁、青孟佑密仆,天天探水芙蓉的消息。
  “芙蓉来了?”
  仆人茫然相视。他们时时谍对谍,想尽办法扳倒对方,独的独家消息;怎么这会儿主子好成这样?手拉着手……
  “嗯……水姑娘已经到巷口,就快入门了”
  青孟佑、育孟仁亦对看,消化了仆人的口信后,被闪电击中似的,甩掐对方的手如欲甩掉烫手山芋。
  “马上拿我那天买的金玉发簪来!我要送她!”青孟仁说着,奔向前庭。
  青孟佑紧迫在后,“你要送发簪?你少俗气了!发簪我已经送她千百支了!去拿我要绣绢庄特别编织的绸缎来!快!”
  青孟仁加快速度,却甩不掉青孟佑,“你有点脑筋好不好?芙蓉她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衣服!”
  两人并行,不时想使拐于拐倒对方,独自去迎接心仪的美人。
  “你别挡我的路!”
  “你才给我闪远一点!”
  冲出大门口,雪白飘然的身影就在眼前,方才信誓且且坚持男子汉大丈夫风格的两人,这会儿激动得摆开双手,毫无骨气狂渴的大声唤:“芙蓉——”
  ——完——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作者精选:安琪 - 艾蜜莉 - 倪净 - 裘梦 - 千寻 - 唐浣纱 - 席绢 - 有容 - 于晴 - 郑媛 - 左晴雯 - 绿光 - 楼采凝 - 楼雨晴 - 米琪 - 凯琍 - 金萱 - 金晶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股票 - 股票交易策略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非非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