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薰人醉 第41章

  莫诗薇接过手巾,放入水盆里。“娘,当初你好像也不喜欢我,不太赞成我嫁人向家。”
  “哪有这回事。诗薇,你懂事又乖巧,我宠你都来不及了。唉,我现在完全不敢寄望洛儿了,我已经把所有的希望放到你肚子里的孩子身上,你可要帮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儿。”
  “娘,是福是祸,不到最后关头不会知道。我相信只要君洛开心,你也会跟着高兴的,对不对?”她想扶母到床上,向母手一挥,表示免了。
  向母自己落坐床沿,“我也不想找悯儿麻烦呀!”到头来气坏自己身子,何苦?“只好她好好服侍洛儿听洛儿的话,我也会疼惜她的。”
  莫诗薇微笑:“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  向母没她那么乐观,摇了摇头,淡然地说: “但愿如此。”
  向君洛即将入睡之前,眼睫裂出一条缝,瞄了躺在他身旁的悯儿一眼,意外发现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。
  他拨弄她额侧的细发,温柔地问:我弄得你很舒服?
  梁悯儿眨了下眼,摇摇头,身躯向他挪近,头枕在他肩上,“我有些事想告诉你。”
  他噘唇吻她的额头,“什么事?”
  她又害羞了起来,呐呐说道:“我曾经……很无理取闹,老是跟你唱反调。”
  “可是我还是很爱你,对不对?”他被子底下的手揽住她的腰,“别在意了。”
  “其实……我在很久很久以前,就先喜欢上你了。对我而言,喜欢你……几乎是我生存在这世界上的唯一目的……”
  “噢,悯儿……”想起她受过的苦,向君洛眼眶微微濡湿。
  “可是……我们之间共同的回忆,不全然是美好的……”她有些紧张,“甚至亲耳听到你说你想纳妾……”
  “我该死!我该死……”向君洛向她保证,“我不会纳妾,我这辈子,要定你了。我只要你一个……”
  梁悯儿不自主又向他偎近,他的体热使她脸红心跳。
  “如果你……不要恢复记忆……”
  “那我便不要恢复……我答应你,永远不会恢复。”他在她唇上印上誓约之吻。
  然而,她心中不家话未说出——她并非真的希望他不恢复记忆。算了,过去的事,当它真的没发生过,将一切不愉快的抛开,她不再盲目地憎恨,而他也不会离弃她,另行纳妾,他们只要从现在开始真心相爱……。
  韩予彦探望向君洛。由于向母坚持向君洛必须待在房里好好疗养,所以大部分的时间,他被迫躺在床上。
  梁悯儿声称去端茶点来,韩予彦目送她离开后,勾了张椅子坐到床边,还没坐下便急着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上次见面时,向君洛半醉半醒地不停抱怨梁悯儿的冷漠无情;如今两人对望的眼神浓似海,梁悯儿更是变了个人似的,十分温驯柔和……,到底怎么回事?单凭小小的失忆,便彻底扭转了两个人的命运?
  向君洛笑而不答。他作假作得好累——知道的事装作不知道,比不懂装懂还累上十倍!他懒得回应韩予彦了,懒得追问他是谁,做得佯装好奇地查询彼此的交情。他决定暂时不理他。
  韩予彦一个人自言自语,“好羡慕。你这样的老婆,我原本也可以有一个……。对了,白雨,你知道吧?我和她……,算了……,不够成熟的感情,强求也无用。”
  向君洛怀疑韩予彦在试探他。好家伙,别以为他一点警戒心都没有。
  “你可好了,真可谓否极泰来。本来看你为了一个粱悯儿,搞得不成人样,暗自笑你傻气。现在你可开心了,终于赢得美人心。”韩予彦拍拍自己的腿,“不过,你这人还真是铁打的。我听说你上回跟人干架时,被人推去撞桌角,又撞针么楼梯拦杆的;过没几天后,又被你老婆拿个大瓦瓷当头砸下,你居在还死不了。”他连续啧了好几声,感叹祸害遗千年。
  向君洛两手环胸,“麻烦你去把事情问清楚点,后来我把宫尔玉那家伙揍成什么样!”想起宫尔玉还对悯儿不死心,他便一肚子气。“搞清楚,那时候我醉得稀巴烂,我还能……”他咬到舌头,自动说不下去。
  韩予彦的嘴脸有如逮到现行犯般的畅快意惬,语气十分讥消地唤他:“这位兄台——”
  向君洛咬牙,“混帐东西!”
  韩予彦仰头大笑,“是你自己得意忘形,露出马脚。”
  向君洛冷眼瞪他,“我警告你——”
  “我知道,她一进来,我便将嘴巴缝上。”他开心地拍打向君洛的肩膀,“说真的,真有你的,竟然想得出这种方法。”骗得大伙一楞一楞的。
  向君洛也很高兴地掩嘴窃笑,“我也觉得,早知道这么有效,先前头撞到楼梯栏杆时,便该这么做。”
  “你还等别人推你去撞栏杆呀!成亲当天自己便该主动去撞烂自己的头!”
  “嗯,这主意好,我怎么……,悯儿!”向君洛整个人呆住。
  韩予彦回过头,看见梁悯儿立在珠帘后。他眉眼扭曲,心想——死定了!
  “悯儿,你听到了?”向君洛下床,慌了手脚,“你……根本没有离开……?你听我解释,我不是故意要欺骗你,不,我是故意的,但我是不得已的……,你对我有太多太多的不谅解,我怎么道歉你也不肯接受,逼不得已,只有这个方法能够抛开那些不愉快……”他拼命地解释,好怕她掉头走开……,他从来没有这么怕过……
  当梁悯儿拨开珠帘,向君洛觉得她拨弄的是他的心……,他左颊的矾内张得抽搐。
  梁悯儿走到他面前,悄悄膘了他身后的韩予彦一眼声说:“你可不可以……请他闭上眼睛,捂住耳朵。”
  毋需向君洛开口,韩予彦便照她的话做。
  确定韩予彦看不见,梁悯儿踮起脚尖拥抱向君洛!
  “悯儿……”以为被判了死刑的向君洛,惊讶得忘记回拥住她。
  “我很高兴。”她将脸庞靠着他的肩膀,保持着甜美的微笑。
  “但是,你不是希望我……?”
  “那时,我并没有把话说完。其实,我希望你中意的是真正的我,所以我当然不怎么愿意,今后伴我一生的人,是没有过往记忆的向君洛。”
  向君洛与她心灵通,随即了解她的意思,“误会解释、彼此谅解的相爱,才是真爱。”
  梁悯儿顿首,抬睫望他,“以前我太过意气用事,你要原谅我。”
  向君洛轻捧她的脸蛋,“我从没怪过你。你呢?我曾经无知地……”
  梁悯儿捂住他的嘴:“若真怪你,我不会嫁你。”
  韩予彦偷愉目睹两人的诉情的画面,心中好生感慨——何时他才能寻得自己的真爱呢?
  “你这家伙,还杵在那里做什么?”向君洛回头,不耐烦地下逐客令,“还不滚蛋?”
  “你怎么这样跟恩人说话?”韩予彦起身,“别忘了,是我让悯儿晓得你根本没有失去记忆。”
  向君洛挑眉,斜眼瞪他,“相反的,如果悯儿不原谅我……,把我的好事搞砸了的人,就是你了。”
  明明白白地否绝了他计赏的资格。韩予彦拍拍屁股,“好啦!我走就是了,行吧?”
  “废话,难不成还请你留下来参观?”
  赶走碍眼的家伙后,向君洛和梁悯儿对视而笑,两人额头与额头贴在一起,挤眉弄眼。
  奇怪,明明没有喝酒,为何两人有晕陶陶的感觉……
  啊,因为真爱薰人醉嘛!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作者精选:安琪 - 艾蜜莉 - 倪净 - 裘梦 - 千寻 - 唐浣纱 - 席绢 - 有容 - 于晴 - 郑媛 - 左晴雯 - 绿光 - 楼采凝 - 楼雨晴 - 米琪 - 凯琍 - 金萱 - 金晶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股票 - 股票交易策略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非非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